龙图腾网——做中国影响力的知识产权产业媒体         知识产权服务热线:0551-65771310     意见箱:i@lotut.com
当前位置: 主页 > 创业者说 >

【创业者说】做STEAM教育,解决真实难题才是科创的意义所在

发表时间:2018年05月16日 来源:芥末推

我读的是纽约大学的阿布扎比校区,由阿联酋政府全资资助建立。PPT是校园的一些景色,并没有传上去,大家可以在网上随便搜一搜,确实是一所各方面硬件都比较好的学校。


阿布扎比政府也非常有钱,经常喜欢在外面采购各种各样的,不论是学校还是博物馆,什么卢浮宫、纽约大学都是被采购的对象之一,也导致了绝大多数学生,我是第二届被录取的学生,包括我们中国大陆当时被录取的7个学生,都拿到了全额奖学金

因为有各种各样丰富的奖学金,也就吸引了来自世界各地的学生申请这所学校。我们的一些amazing profile也可以在网上查到,包括4%不到的录取率,这样的录取率比一些常春藤学校的录取率还要低。

我们学校也吸引了全世界113个不同国家的学生,虽然我们目前学生人数还不到2200人,同时我们学校的一些学术实力和学术影响力也是非常不错的,包括我们在第一届学生毕业典礼时请到了比尔·克林顿来做毕业演讲。并且在96年建校以来,这么短的时间内,我们已经获得了4个罗德奖,总共毕业生还不到450人,所以这还是一个不错的成绩。


在这所学校,我所学的专业也相对比较独特,叫电影和新媒体。为什么一个电影和新媒体的毕业生,今天在一个与科技相关的论坛上与大家交流,只是想从我个人的故事里来讲一讲,我对使用科技做项目的一些理解,这个故事要从我选择“电影和新媒体”专业开始。

这些是我在大学时,大一和大二,当时还在实习,一门心思学电影拍纪录片时拍的一些剧照,当时是跟着一个环境纪录片的导演,叫王久量,去到山东的某一个小村子,拍摄了Plastic China(《塑料王国》)的环境纪录片。

这部纪录片讲述的故事是世界上各个国家的垃圾、废旧塑料飘洋过海,通过各种集装箱、关卡,最后来到中国山东的一个小村庄,被各种手工分解、化学清洗、破碎、重新进入工业循环的过程。这个工业给当地经济带来了很大的收益,却也给环境带来了非常难以磨灭的伤害,包括有毒的地下水,严重被污染的生态,还有在那里生活的人们不得不承受被垃圾环绕的生活环境,像左边的这个小女孩,怀里抱着的弟弟就是在垃圾环境中出生的。

当时这样的环境给我一个很大的震憾,因为在此之前我一直是学生生活,读书、写论文,从来没有想过原来世界上还有这样的一种处在这么恶劣环境下的生活。我也在思考,这个问题的本源在哪里,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人间地狱,并存在在离我们并不远的身边。并不是因为我们的政府监管有什么样的问题,也不是因为资源再利用的技术多么的落后,而是在我看到的垃圾堆里面发生了各式各样不同的文字包装以后,才意识到问题的本源是消费主义。在垃圾堆里,我也发现了有阿拉伯文的塑料矿泉水瓶,这不就是我读书的地方吗?

所有的问题都在我脑海里回想,当时人们并没有环保意识,并没有想要把可回收利用的矿泉水瓶回收利用起来,最终这种一次性利用矿泉水瓶回到了中国,污染了中国的环境,污染了这群人们的生活。回到阿布扎比之后,我就仔细地对这个问题进行了思考。

像阿布扎比这样的人均GDP在世界上名列前茅的城市里,同时也是一个资源浪费非常严重的城市。为了能够让更多的孩子们意识到资源利用的重要性,我花了一些时间做了一款手机游戏。这款手机游戏有点像QQ农场,但是,QQ农场里所有的资源都要通过现实中使用可再次利用的水瓶才能得到,在游戏中增加了一些像图像识别、文字处理、自然语义处理的功能后,我们把这些游戏分发给了当时的孩子,大家都玩得不亦乐乎。

这些孩子们只有拍摄了自己随身携带的可再次利用的水瓶后才能玩游戏,所以,他们一直都携带着可再次利用的水瓶。在这个过程中,我真正感受到了自己的一个小的创造可以对这个世界造成那么一点点真实的改变。

科技相当于未来的一种语言

13岁是我开始写代码的年龄,我从初一就开始写代码,当时是参加一个计算机竞赛,当年的学生也并不像今天,能接触到不同的资源,不同的语言,可以去做那么多有意思的项目,写游戏、APP、做硬件等。当时对我们来讲,离酷炫的科技,离黑客的概念最近的也就是计算机竞赛了。

当时我们写代码的环境是这样子的,用的是叫PASCO语言,是一九八几年时创造的语言,我们做的也是比较无聊的内容,本来需要在纸和笔上进行演算,现在只要敲代码。虽然我做了很多的题目,也获得了很多奖,但最终让我感受到编程的乐趣的却是一个非常小的事情。

当时我们有很多计算机的课程,非常水,非常简单,教的都是Word、Excel这样简单的工具,很多学生在这个过程中就会走神。因为我有一些编程的能力,所以就在计算课上写了一个简单的姓名算命的软件,功能也很简单,就是把名字输进后,我写了一个简单的算法,可以返回来一个分数。

但是这样一个简单的算法,写出来后我告诉大家有这么一个程序,可以名字算命,大家都瞬间把自己已经打开的超级玛丽呀都关上了,排着队围成一圈,想知道把自己的名字输入后得分的高低。就这样,我觉得信息课不那么无聊了,一个小小的程序也让自己的同学过上了一节稍微有趣的计算机课。

当时我学了写代码,并没有真正意识到这一点给我带来了什么,现在开始了解了科技相当于未来的一种语言,就像我们十年前,如果你会Office、Word、Excel, 可以算是一个人才,但是现在这是人们必须具备的技能。大家想象一下,十年之后呢,会不会做网站、写APP,做一个智能硬件的原型,会不会变成我们做任何事情所必须的,如果不会这些技能的话,我们会不会也会逐渐地被这个时代所抛弃?

技术不是我们唯一的标签

但是,我之前在学习电影的时候,我们对电影里面的分工也稍微有了一些了解,有一个把握全局的人,叫导演,很多人会尊敬他。还有一个编剧,制造了整部作品的灵魂,制片人负责招人,找钱找场地,但是当他到了摄影、灯光这样的工作时,称呼变了,我们管摄影的人叫师傅,管灯光的人叫做灯光师傅。

现在,我觉得可能各位家长们,包括我自己在做科技教育事业里面,最关注的一件事情是,我们在学习代码,或学习科技时,会不会也把我们孩子最后定位到了代码师傅这样一个角色里。代码师傅也跟我们现在叫的程序员相类似的一个概念吧,只能在某一个非常专业的领域里去完成别人的指令,就好像灯光师傅一样,只能执行别人说我需要这样的光,我需要那样的光,然后做的工作并没有带来足够的尊重。能不能避免大家印象中非常古板非常宅的这种程序员的命运呢?

那么就是我们不能让技术成为我们唯一的一个标签,这一点已经不是简简单单地我在这儿说,如果我们放眼广一点,看到美国的高等教育,K12教育的一些趋势的话,可能会越发明显起来。

比如在美国的一些非常有名的学校,或者一些顶尖的科技相关的学校里面,都开始开设一些科技与艺术,与设计相结合的一些专业,包括CMU,或者MIT的,或者纽约大学,或者西北大学的一些项目,都不是简简单单的computer science,教你如何写代码,也不是简单去画画,做ART,做video,搞得好看做设计,而是用科技的方法、手段去实现你的idea,去实现你对艺术品的想法或者说去实现你设计出的一个产品。这也已经越来越成为了美国高校,或者科技专业相当突出的高校的很明显的一个趋势,就是交叉学科,把科技当成工具来实现你更大的IDEA。

如果我们再放眼看一看美国现在遍地开花的创客夏令营,里面的学校并不是简简单单地学怎么样编程,也不是在简单地学怎么样焊接,做一个简单的硬件作品,很多时候,夏令营老师都在教学生怎么样去思考,去观察生活,怎么样去使用一些看似不起眼的小工具来make difference。

这就是为什么,我毕业之后回国创办了bigline必果科技这样一个公司吧。我们在bigline,最重要的一个point就是科技是我们实现idea的工具,而不是为了学习科技而学习科技,如果说是为了学习科技而学习科技的话,那就很难逃脱成为代码师傅的命运。

在我们这里做的各种各样的学生项目,比如如何利用工具在杭州地区给茶馆选址的课题,通过虚拟现实的3D游戏来把天文地理的概念融入进去帮助更多的学生理解,还是说利用不同的交互媒体来把自己对音乐的热爱表达出来,所有的这些学生项目中,都有很多科技的影子在里面,需要去写代码,理解算法。

但是最重要的,是所有的学生背后的idea,最重要的是学生来到BIGLINE后,去解决自己家庭想要开的茶馆想开在哪个地方这样的问题,还是说想要去让更多的了解物理学知识,让认为物理学知识特别遥远的这些学生能够接触到物理学知识,还是一个用特别的方式把自己对音乐的热爱表达出来,所有的这些想法都是可以实现的。科技在学生做项目的过程中已经退居到了次要的位置,这些尤其在我们很多的学生想要去申请美国的学校时变得重要起来。


无论是高中生,初中生还是小学生,我们的技术能力都是非常有限的,但是真正能够打动招生官的都是你如何用技术手段去实现big idea,有些时候,这些idea也不一定特别大,但一定是新的东西,毕竟技术都是可以被替代的。我们想一下10年前、20年前,代表最新科技的是什么,还是用PASCO去写代码,还是会为写一个通过输入姓名算出分数这样一个程序而沾沾自喜的一个时代!

十年之后,这样小的一个作品完全不值得一提了,非常容易就能实现,但当时能用一个基础的技术手段实现一个简单的IDEA,或者说现在用一个更容易上手的技术手段去实现一个简单或复杂的IDEA,它真正所展现出来的价值是等同的。那么就是我们可以用不同的技术。




微信公众号搜索“ 龙图腾网 ”加关注,每日精选,欢迎关注!【 微信扫描下图可直接关注
最新评论
暂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