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 English | 日本語
当前位置: 主页 > 创业新闻 >

创业和做生意不同,区块链现在没有什么创业精神

发表时间:2018年07月06日 来源:搜狐新闻

这是一个非线性叙事的故事。

文木源直接过来耳朵财经北京总部的办公室,开门见山,“我们分两段聊,我中间需要去见一下柳传志的秘书。”


他不管去哪儿都穿着DBX的文化衫。等他回来,接着唠,“人的记忆其实是非线性的情感记忆”。以下是这个社交型技术男用穿插叙事的方式,讲述他人生小半辈子的故事。

如果一定要拉几个关键词,可参考:天赋异禀、中考保送、高考保送、新华书店抄书自学编程、同学中的首富、DIY Page一词建站、搜索霸屏、左旋肉碱、菜刀被用来杀人、同黑道打交道、纯真年代、握手校友刘强东、区块链世界寿命最长的实体公司、创业是高度风险不对称……

抄书学编程的“码农”

文木源至今还在用五笔字型打字。用他的说法是,本人智力从小就被认为不太正常,小学二年级的时候,在步步高学习机的培训班上,用一个礼拜的晚上的时间,没有背字根的情况下,学会了五笔字型。大学英语四级在初中二年级过了。

文木源的母亲是幼儿园老师,她觉得文木源像某一个之前很出名的亲戚,应该送到少年班去,马上跳级。此举遭到文父亲的反对,因为那亲戚后来很落魄,他坚决不让跳级。最后的结果是,天才儿童按部就班地一路读下来。

忍着无聊的课业,文木源被老爸送去桂林地区师范学校参加少年计算机竞赛培训。老师教QBasic语言,两个月后,老师撂挑子了。“挑老师写得程序错误,挑得老师已经失去自尊”。文父说,既然老师教不了你,也不让跳级,你又对编程感兴趣,那你就自学吧。

从小学四年级到六年级,文木源开始了去新华书店抄书的历程。“那时候计算机的书一本七八十块钱,买不起就是抄,新华书店店员应该都记得我,我抄的笔记本垒起来很厚一摞。”

文木源的编程是抄程序学出来的。 后来开始参加计算机比赛,16岁得过DISCUZ插件大赛二等奖,PHPwind插件大赛第三名,高二时获得全国青少年科技创新大赛一等奖……一路中考保送、高考保送,上了人大。最终走上码农的不归路。

第一桶金是发垃圾邮件挣的

文木源研究了破解反垃圾邮件机制,做了一个发垃圾邮件的工具,发出来的邮件不进垃圾箱。第一个客户是广州一个卖鞋的,第二个是美国纽约的一家做金融系统的公司,挣了一大波美元。

文木源成了同学当中的首富。2004年的时候,买了一个iPod,遭到班上的同学疯狂传着用。“那个时候有一个猜歌游戏,那个年代很多歌,只要放一个前奏,我基本就能听出来是什么歌。”

站群时代的明星产品:Diy-Page软件

一起参加计算机比赛的一个同学,把自己开发的杀毒软件卖给了周鸿祎,挣了200万。这个事情在圈子里引起一阵骚动,“可能父母一辈子都没有见过200万,所以我当时就决定说,一定要自己有技术,一定要把它变成钱。”

2005年2月,文木源自己建个人网站,用文章、下载、图片等好几套系统构建,后来发现用论坛统一构建就可以。但论坛程序界面比较单调,所以就自己开发了一个东西,以自己的方式来展现论坛的内容。

DIY-Page是一款比较有特点的CMS,一词建站,输关键词后,它可以完整地帮你做出一个内容生动、自动排版,甚至自动更新、自带评论的这么一套完全自动做网站的软件。

那个时候还是流量红利的时代,文木源后来接了宣传左旋肉碱等减肥产品的广告营销,进入“坐着数钱”的阶段。

“我们做到了自然搜索的"霸屏"。”

什么叫霸屏?就是2000多个关键词,前十页几乎都是DIY-Page控制的网站联系,实际上是几乎合法的流量劫持。“没有用任何黑客的手段,没有违反法律,甚至这些自然生成的网站文章都是有意义的,做到了一个自然语言的伪原创,甚至可以形容成AI编辑,我做了中国比较早期的几个内容云平台。”

菜刀被用来杀人了

2013年9月份,发生了一件足以摧毁文木源价值观的事情。从此以后,他决定彻底抛弃做任何跟搜索引擎营销,或者跟医疗有任何关系的项目。“我的人生不会再考虑这个方向。”

这件事是DIY-Page服务的一个客户,很多是医疗项目。其中一款减肥药产品,服用后被爆出产品问题,甚至出了人命。

原来文木源的观点是技术挣钱,天经地义。“原来,我非常支持百度所有的广告模式,和他们代理商都有过很多深度的合作。我从来不认为这个东西有任何值得羞耻的地方。我觉得是算法给你推了广告。你信是你的问题,你的判断是你的问题。”

然而当十几个女孩的生命陨落,归因于文木源服务的一个减肥药产品上时,文木源陷入深深自责,生了一场大病。“因为你从来没有想象过自己会杀人,实际上就是做了帮凶。人命这种事情真的不是开玩笑。而且你知道你是他重要的流量来源,很有可能这个人就是你杀死的。那么这个时候,人的本性还是会完全地显露出来。”

文木源谈及此事,十分肃穆。

技术是有责任的。“所以现在好多反对百度的文章,我都会出来支持。最近百度把它所有的医疗广告都移到了移动端信息流上。”文木源对此保持着关注。

握手刘强东

2012年,文木源大学毕业。毕业典礼上有一位演讲嘉宾是刘强东。当时的京东远没有做到电商龙头位置,很多同学都不认识刘强东。宿舍室友问文木源,这人是谁?文木源答:中关村卖盘的。只有他跟刘强东匆匆握了手。

文木源回忆这个时刻,带着某种在创业时空中穿行的感慨。“刘强东当时非常憔悴,和身边的创业者没有区别,是那种参加完活动赶去处理更多事的状态。而现在,刘强东整体上应该是一个气定闲神的状态。”

对文木源来说,在他重要的人生场合,和刘强东的这次握手,也仿佛冥冥中在暗示着什么。“当时怀着一种社会栋梁的心态走出校门的,而且我跟我爸说,现在我已经没有办法工作了,因为我公司有人要养,有人要靠我吃饭。”

当时,从全国各地来投奔文木源的人已经有几个。“都是通过论坛消息交流,叮咚!很多人对这个声音应该有感觉。那时候真是纯真年代。跟当下区块链的现状很像,我觉得历史又复盘了。”

开源社区的精神就是拿理想吃饭

那个时候创业就是拿理想吃饭。

“中国当时不存在创业生态,天使投资都不知道是啥,红杉、IDG在中国找项目,很多人都挂他们电话,以为他们是骗子,哪有投资不挣钱公司的那种投资机构?”

十年过去了。从2010年开始做左旋肉碱开始,文木源用了一个形容词——飞黄腾达。“当年QQ聊天记录,我们一个客服一天打坏了一个键盘,太挣钱了。”

但是钱和认知不匹配,他开始挥霍无度,玩几万块一个配件的航模。文木源当时的想法就是可能我一辈子就干这个了,还需要什么商业模式?结果到2012年的时候,瓶颈来了,2012年做站群的人变多。公司状况陷入低迷。

创业是高度风险不对称

2013年到2015年,文木源进入一个迷茫期,尝试了各种事情:保险网、妹子cosplay送餐、企业家培训。现在复盘,文木源说,创业者最难的一个事情是,归心。

“把心归一,其实是非常难的。”

在文木源原先的认知里,一直否认创业和做生意有区别。 现在的他,认同张磊讲的,延后享受成功的事情叫创业,不符合这个条件的叫做生意。

文木源拿了投资人的钱,找了合伙人,开始正式创业。也对创业有了更深刻的理解:创业者本身是要做风险高度不对称的事情,才更有价值的这么一个角色。“你如果只是想挣钱,说实话有太多的事情可以很容易地挣钱,但是如果我们想做一个事情,创业者应该做的一个事情,应该是一个改变世界的事情,不是情怀,是现实,因为所有的创业,失败概率都差不多。”

你为什么不去做一个可能有10万倍回报的事情?

10万回报的事情稍后讲。文木源创业先跟黑社会打了一回交道。“营销效果不好,要退钱,打骚扰电话不算啥,子弹都寄来了。”

文木源去赴了鸿门宴,成功“摆平”了管他这事儿的黑道头头。文木源现在总结这个事儿就俩字:魔幻。

“其核心的意义,不在于跟黑道接触怎么酷炫,上酒桌,我腿都是软的。而是,不管创业还是做生意,如果你选择了想要得到更多,那么你肯定就会经历更多同龄人不会经历的东西。”说这话的文木源,显得略沧桑。

区块链是一个特别好的格式化的机会

文木源做数据创业不是一天两天了。2009年,文木源大一就办了一家数字引擎公司。“可能是区块链世界寿命最长的实体公司。”

他认为数据行业本身,如果你不把它格式化掉,很难有大的突破。区块链是一个特别好的格式化的机会。 区块链世界的一个魅力就是Code is law,用代码来达成共识。

“比如公信宝,他们想做一个具体的数据交易的事情。我们的想法不是这样,我始终还是遵循风险不对称原理,我们要么就做数据基础设施,要么就做区块链世界的数据操作系统,我们只对这件事情感兴趣。”

真正连接数据的价值,把数据的交易原则化,DBX野心不小。

原来不能想象的价值连接,在一个新的区块链世界的数据操作系统里,变得可行了。举个有意思的场景,一个做工业传感器的物联网的企业,跟贷款机构一毛钱关系没有,但在DBX网络上很容易建立联系。

工业传感器每一分钟都在产生大量数据,但这些数据对于模型优化可能毫无意义。但是!却意外证明了一件事情——工厂一直在开工。这比作电费的假还难。

从逻辑上分析,工业传感器数据作为生产效率的有效证明,可以很轻松地在DBX价值交换网络里,被一个做贷款的机构来使用。因为这些生产的数据可以充分证明生产业绩是真的。

区块链的价值在于技术能力

文木源决定做区块链的数据公链项目前,经历了一段痛苦的挣扎。

两个小人在文木源脑袋里打架。一个说,区块链技术还有点意思,现在已经比原来成熟很多了,是不是值得做一做。另一个小人说,为什么这个圈子一大堆人都不是搞技术的?

“为什么技术圈子里很多看不上某些项目?”

文木源举了一个不大恰当的比喻。

“比如说,你是一个记者,突然来了一个卖猪肉的,跟你说,我写稿绝对比你厉害,你什么感觉。”

在文木源看来,任何一个项目的发起人就是项目的灵魂。“你要设计新世界,请问你的代码能力哪去了? 如果你不是搞技术出身的,你对这事儿理解不了。”

从技术上,文木源对于链的技术底层没有什么不了解的。“但真正的缺陷在于你对技术陷得太深。以至于没有办法从一个非技术的层面,认识到区块链对于改变生产关系的意义。”

区块链是一个价值重新对称的机制

区块链需要先创造价值,首先从做事的态度开始。文木源的态度很鲜明:先做事,再混圈。

“那些爱西欧了几个亿的团队,动不动先租一层楼,我觉得没有必要,大家应该先扎实做事情。”

“其实很多人对区块链有很大争议,说区块链项目先圈钱、再跑路。包括朱啸虎也说这个东西违反人性,但是我必须从技术男的角度辩解一下,V神的本意就是让大家用智能合约来限制获得资金以后的使用,问题在于我们这些填智能合约的人,包括市场一些敢去投资根本没有任何限制的智能合约的人,共同造成了疯狂的时代。去年年底的时候最疯狂,实际上就是菜刀被用来杀人了。所以我并不认为说区块链是什么价值上的倒退或者反人性的东西,坦诚的讲,朱啸虎不懂区块链。”

至于,退潮之后,谁在裸泳。“裸泳的那些人很快就会暴露出来了。时间会证明一切。Code is law.有问题的代码就是有问题的。”文木源再次强调了一遍。


微信公众号搜索“ 龙图腾网 ”加关注,每日精选,欢迎关注!【 微信扫描下图可直接关注
最新评论
暂无新评论。

联系方式为空,请填写联系方式。